第一九五章 咬你一口

    杜松左手捂住自己的右手背,“啊呀”一声大叫,痛苦不已。

    旁边的人也是一脸惊恐地看住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广陵子虎着脸问道

    “怎么了?怎么回事?”

    杜松抬头看了一眼师傅,一双怒目瞪着毒蝎姑,没好气地回道

    “中了暗算,我的手背不知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

    “放开手,我看看。”

    杜松将左手放开,右手背已经肿起碗底大一块,肿起地方有一个红色的小齿印,四周的皮肤已成黑色。

    看样子还在急速向四周蔓延。

    旁边的人更加惊恐,就怕不小心自己也会被咬一口。

    有人身子在往后挪动,虽然地点太小,无法移动,但姿势已经说明一切。

    广陵子见状,伸出右手食指、中指,在杜松的右肩关节处,连点两下,欲封住他的穴道,以阻止毒性往其他地方蹿。

    杜松的痛苦似乎减轻了一些,没再大呼小叫。

    大家都清楚,这杜松被咬,肯定是刚才玩黑色方巾的毒蝎姑所为。

    但苦于找不到直接证据,也不好发作。

    大家暂时谁也没说话,船继续前行。

    前面水面突然变窄,最多能容两只这样的小船通过。

    水面倒也平静,在此处让人觉得天更加蔚蓝和高远,山势更加险峻。

    当人看见两边的山峰在水中的倒影的时候,小船仿佛进入了一个狭长幽深的峡谷。

    此时,白云蓝天仿佛就在脚下那一方幽蓝的水里,人也变得纯净了。

    出得这狭窄水道,不多时,小船又进入一片较广阔的水域。

    这方水域宽约四五十米,水更加清澈。太阳已经晒不到水面,慢慢向西边溜走。

    被太阳照射的小山,将影子倒映在水里,水下反而比水上还有明亮。

    船上四个姑娘用苗语在互相说着话。

    大家不知道她们说些什么,也不敢问,更不敢打岔,怕一不小心惹上祸事,杜松的痛苦叫声,还在耳边。

    谁也不敢拿三个美女开玩笑。

    杜松又用左手卡住右手手腕,紧皱眉头,脸上的表情似乎感觉很痛苦。

    他突然“哗”一声抽出宝剑,指着旁边的毒蝎姑

    “老子不忍了,快把解药拿出来!不然,我一剑杀了你。”

    三个女孩居然一点也不害怕,也不惊慌。

    毒蝎姑反而莞尔一笑

    “出家人哪有这么凶的嘛?你为什么被咬,被什么东西咬我们也不知道。关我们什么事了。”

    另外两个女孩也笑着随声附和

    “就是,这么凶干嘛?人家可是弱女子,你宝剑这么锋利,伤到人家怎么办嘛?”

    三人说话语气十分温柔,一点不生气。

    杜松想要发作,听了人家说话,又感觉这火无从发起。

    但他还是严厉说道

    “少费话,快拿出解药,不然我真要不客气了。”

    不过语气没有刚才那样凶。

    “哎哟哟,一个大男人,一个小东西咬一口,也不至于受不了吧?还有,凭什么说是我的小宝贝咬了呢?”

    毒蝎姑还是一脸笑意问杜松。

    “你真不拿解药?!”

    这回,杜松的口气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可能是小东西的毒性在发作。

    “这位道兄,你是怀疑我刚才做了手脚,是吧?那我将刚才的方巾拿出来,大伙看看,究竟里边有没有什么小东西?”

    站在杜松旁边的毒蝎姑,冷笑着,不知又从哪里拿出了那块黑色方巾。

    她还是将黑色方巾在手中抖了两下,也没见她做其他什么动作,黑色方巾打开了,就是一块普通的布片,里面什么也没有。

    她还故意慢慢将方巾在空中拉动,然后才轻轻收放在自己的袖子里。

    这次,大家都看清了,她的方巾就放在袖子里,想来刚才也是从袖子里拿出来的。

    又一幕奇怪的场景发生了。

    “嗨,嗨哟!”杜松突然连叫两声。

    手中的宝剑随手扔在了船上,双手紧紧按住自己的右脚脖,“啪啪”连拍几下,又狠命地抓住脚脖子,想要把什么东西抓住,并想扔掉的样子。

    隔了一秒钟,双手在小腿处不停慌乱地拍打,好像那小东西爬到了右脚小腿处。

    “这总不关我的事了吧?刚才大家也看见了,我的方巾可就是一张布。”

    毒蝎姑说完,也不看旁边的杜松,一个人唱起了山歌,不过是用苗语唱的。

    杜松又停止了拍打。

    “咦,到哪里去了?”

    他一个人在哪里自言自语。

    众人哭笑不得。不知他刚才究竟在拍打什么,那东西是有还是无。

    可更奇怪的是,杜松停歇了不到一分钟,又是一声“咦”,又在裤脚上乱拍打一气,可一会儿又停下来,又说没在了。

    就这样,反复搞了两三次。

    整船人都被他逗笑了。青城派的几个人特担心,怕杜松中了邪,或者巫术,已经闹得头脑不清。

    甚至有个别人已经怀疑他的神经出了问题。

    青城派的广陵子静静看着发生的一切,有时冷笑。

    广陵子知道这其中一定有文章,一定是这三个女孩做了手脚。最大可能就是紧挨杜松站的毒蝎姑所为。

    他看了看毒蝎姑,用较为平和的语气说道

    “这位姑娘,贫道这厢有礼了。我和小徒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姑娘原谅。

    “烦请姑娘行个方便,将小徒身上的毒解一下,如有你的什么宝贝,也请你带走。贫道这里先行谢过。”

    说罢,广陵子对着三位姑娘,双手一揖。

    毒蝎姑见广陵子说话谦虚但又不失威严,赶紧摆手说道

    “老道言重了,小女子不敢。毒什么的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贵州这种深山峡谷中,多有瘴气和一些咬人的小虫子。

    “这位道兄多半是被小虫子咬了,解药我没有,办法倒有,不知这位道兄愿不愿意试试?”

    “愿意,愿意!”

    杜松一听说有办法解毒,马上说愿意。他也不再计较刚才的痛苦了。

    旁边的人又是一阵大笑。

    三个姑娘这次没有大笑,只是捂住嘴巴抿嘴笑。

    “姑娘有甚么办法?暂且说来听听。”

    广陵子诚恳问道。

    “这位道兄不是被虫子咬了吗,我们这里通常只能采用以毒攻毒的办法。”

    杜松急不可耐地问道。

    毒蝎姑慢条斯理地说道

    “这以毒攻毒嘛,就是让另外一条虫子咬一口……”

    “什么,再让虫子咬一口?你在耍我?我今天跟你拼了!”

    wulyuxiaoxiao0

    。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游戏注册登入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太阳城 菲律宾申博开户
太阳城亚洲 保险百家乐 太阳城代理 咪牌百家乐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代理 申博网址 太阳城申博官网
太阳城登入 咪牌百家乐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