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玉牌之约

    三天时间秦宇不眠不休将各种资料全都看了一遍,不止是有关怒灵骑士团的信息,还有很多制度章程,以及魔力和神庭的建制等等,总之就是花了三天时间恶补知识,就在来之前他才刚刚看完那三十个佣兵团的信息。

    艾达斯等人也都如上次一样等在事务所,因为等会儿办理入团要在这里,并不是说他们默认了那个拖延三天的家伙加入他们,而是这三天他们将有可能加入自己骑士团的人的动静全都查了个遍,结果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人申请加入,因此他们都很好奇这次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此神秘。

    “嗬嗬~没想到大家都这么准时啊。”吉拉笑着走进事务所,可是当他的目光扫过大厅便立时一沉,因为今天不光是怒灵骑士团的众人在,还有另外十多个人在大厅里。

    “主教大人,你说的人呢,不会是又有什么事要耽搁几天吧。”一个人歪着脑袋淡淡地说,就在这时一身大白袍的秦宇走了进来。

    “是你?!”

    看到秦宇的时候怒灵骑士团的人都很意外,特别是穆娅,之前她以为导师找的人是蕾暄,她对蕾暄的箭术是很钦佩的,可是蕾暄和导师去了神魇之路,她也想不出还有谁了,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秦宇。

    “我还以为是哪个骑士团的团长,或者是不世的天才呢,原来不过是米歇尔小城来的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看来今天是要让大家笑话了。”艾达斯直接侧身面对柜台,看也不看两人一眼。

    “艾达斯,我想你是误会了,你难道没看到他所穿的灵纹长袍吗?”大厅里另外一个男子走上前,其他的人也都起身离席。

    “衣服?”被他这么一说,穆娅他们才注意到今天秦宇所穿的衣服不同,这白色的长袍,胸口的配饰徽记,虽然说穿在他的身上怎么看都很丑,但这并不是骑士团成员所该穿的服饰。

    “导师服?”

    “那看来的确是我们误会了,主教大人所说的人想是还没有到。不知道这位导师到我怒灵骑士团事务所有何贵干呐?”

    艾达斯扭过头来淡淡地说,只要这人不是想要入团,他才不管他是什么导师还是其他。

    “咳咳~我先介绍一下。”吉拉故作咳嗽打断众人的话题,不然这样下去肯定会没完没了。

    “受达可那大人的委托,这位秦宇秦导师,从今天开始便是你们的暂任导师,为期三个月。”

    吉拉的声音传遍整个事务所大厅,一时之间整个大厅都陷入了寂静,谁能想得到达可那的安排竟然会是这样,怒灵骑士团在整个教皇城那可是赫赫有名的,这个有名可不只是天赋和名气,还有着导师坟墓的凶名。

    在过去的几年里换了不下百位导师,每一位都不超过三天,教皇城的各大导师不敢接任,只得派人到其他圣城去请,结果请回来还是一样。弄到最后又到更远的城市去坑蒙拐骗那些导师来继任,结果是半天都没待下去,一听说怒灵两个字就直接辞了。在这世上怕是也只有集众多传奇名誉于一身的第一骑士达可那才能做得了这个导师。

    “主教大人,你确定这是老师的安排?”短暂地惊讶之后怒灵骑士团的众人全都站了起来,之前每个人虽多有不屑,但却也稍有收敛。然而现在每个人的眼里全都是轻蔑和高傲,只差将头抬到天上去了。

    就连穆娅都不觉得秦宇能有什么本事做自己的导师,她觉得他不过是依仗手里的刀在那里逞威风罢了,只有蕾暄才会将他当成宝贝,一副惟命是从的样子。

    “这是达可那大人的委托,一切手续都已办好,无论你们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在程序上他就是你们的导师~”吉拉正色道,他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了。

    “好一个程序上,既然这样也不用费事了,我们来较量一场,若是赢了你就留下,输了便自己滚蛋,如何?”艾达斯越过吉拉来到秦宇面前。而秦宇也松开了一只抱着的手臂。

    “如果你们觉得我想教你们,想做这个导师,那你们就错了。说句好听的话,你们是我见过最差的学生,真不知道达可那是如何教你们的~”秦宇很不客气地说,他的语气更加不屑,不仅是对面前的人不屑,包括提到达可那也是直呼其名毫无敬意,这是怒灵骑士团的众人无法接受的。

    “你敢对导师不敬!”

    艾达斯目光微眯,眼中有杀意闪现,其他几人也都提起自己的魔力恨不得立即动手教训教训这个嚣张的人。

    “我对她算是客气的了,真正让她丢脸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们。”

    “如你们所说,我不过是来自偏远圣城所辖的一个小城市没见过世面的野人,早就听闻神庭第一骑士达可那,曾经一人独闯魔魇之渊,斩下了血灵邪神一条手臂威震边陲。这种种的传奇事迹听得我以为她是什么神人。”

    “可是如今看到了你们我才知道,这所谓第一骑士也不过如此,她连一点基本的礼仪礼貌都教不会你们,由此可见那种种传闻不过是浪得虚名!”

    秦宇的话不可谓不重,艾达斯等人一个个脸色阴沉,若是贬低他们也就算了,导师是他们心中最最崇敬乃至崇拜的人,他们每个人都在心中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她那样的第一骑士,如今又怎能忍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对她这般诋毁。

    “你找死~~”白衣男子手中魔力涌动,全身杀气腾腾双眼通红。

    “哼~动手呀,让我见识见识她都教会了你们些什么。今日我作为你们的导师你们都能这般不敬,可想而知那达可那在你们心中怕是也只是神庭的一只鹰犬吧。”

    秦宇轻蔑地一笑,索性抱起手臂将脑袋扬起对这天花板,那模样举止和语气神态要多不屑便有多不屑。

    “我就成全你!”

    白衣男子直接出手,魔力涌动包裹手臂,一层晶莹的五色花纹水晶铠甲密布在他的手臂上,这一拳冲着秦宇的脸就去了。而秦宇不仅没有躲避,甚至一点反应也没有,就这么看着那拳头打过来。

    不过这一拳终究没能让他如愿,在快到打到秦宇的时候却被艾达斯抓住了手腕。

    “队长!”白衣男子眉头紧皱一脸不解。

    这些都被秦宇看在眼里,三天时间他已经将几人的脾性都了解透彻了,特别是达可那的评语更是精髓,艾达斯心高气傲但是傲气内敛,有主见和判断。

    “看来她还是教了一些东西给你们的,我也不求你们做到什么尊师重道。说实话如果不是达可那用这块玉牌为条件让我来这里,你们便是抬我我也不会踏进这里一步。”秦宇将那玉牌亮出。

    “是导师的随身玉牌!”

    穆娅她们一看就认出这玉牌,这里面藏着邪念碎片人尽皆知,更是达可那荣誉的象征。

    “把玉牌给我!”艾达斯伸手便夺,只不过早已被秦宇收起。

    “怎么?明抢~”秦宇收起玉牌。

    “既然你不想教我们,我们也不想让你教,那你为什么还要收导师的东西。”艾达斯沉声说。

    “这东西对我有用,我为什么不能要。其实你们的导师倒也没有把它完全送给我,我与她打了个赌,原本这次是来履行赌约一分胜负,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澳门金沙娱乐场 真钱百家乐
申博在线开户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网站 申博真人娱乐登入 申博开户平台登入
申博 太阳城娱乐登入 澳门百家乐 申博手机版
申博网址 太阳城登入 太阳城 太阳城集团
申博娱乐登入 网上百家乐 申博直营现金网 极速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