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九五章 要是将青雀部落攻打下来……(三合一,有加更)

    (为书友巫蔚青万赏加更)

    “哼!”

    站在这里,看着驼背的原始人一行人自己部落这里离开,不见了踪影,红虎部落的巫女,又傲娇的哼了一声,这才转身朝着历代巫女居住的房屋走去。

    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下一次驼背的原始人他们,还没有给她带来来自于青雀部落那好吃的食盐,那她就让人前去将有巢部落给打下来,然后让自己部落的战士,压着有巢部落的人,前往神秘的青雀部落进行交换。

    想象一下这样的情景,红虎部落的巫女就觉得非常兴奋。

    她所兴奋的不仅仅是自己可以因此吃到不少的产自于青雀部落的食盐,更为重要的是能够知道神秘的青雀部落的具体位置。

    到时间,自己若是将自己部落的战士也都派遣过去,让他们去将青雀部落给攻打下来。

    那……

    那这样多的食盐以及陶器,都将会成为自己部落的!

    而且还是不用付出任何食物的那种!

    这样的情景只需要这样想想,红虎部落的巫女,心里就觉得非常畅快,眼皮下垂的眼睛,不由的微微眯起。

    这美妙的场景,让她差点都想要喊人过来下来这样的命令了。

    不过到了最后的关头,她还是将这个想法给生生的忍住了。

    之所以会是这样,是因为通过有巢部落的驼背原始人他们的诉说,她也知道了一些关于青雀部落的事情。

    知道这个一个神秘且强大的部落。

    这样的部落,想要将他们给攻打下来,应该并不是多容易。

    弄不好的话,自己部落将会遭受到很大的损失。

    而且,到了目前为止,有巢部落的人,也没有真正的前往过青雀部落,不知道他们的真实情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部落还是暂时不要动手将有巢部落给攻打下来的好。

    可以让他们好好的去摸一下青雀部落的情况。

    等到他们将青雀部落的情况摸了一个差不多了之后,自己或许就可以命令自己部落的人,去做自己所想的那些事情了!

    可以预见,只要能够将神秘的青雀部落给攻打下来,自己部落一定会迎来一个大丰收!

    “¥!”

    站在这里想了一会儿之后,没有鼻子的红虎部落的巫女,忽然间开口对边上的人说道。

    她的意思的是,赶紧去将有巢部落的驼背原始人他们一行给喊回来,她有事情要交代。

    在不远的人,闻言不敢怠慢,连什么事情都没有问,就赶紧一路奔跑着,朝着部落汇集区的外面跑去,去追赶没有走出太远的驼背原始人他们一行。

    “¥!”

    这人追赶上驼背的原始人他们,大声的喊叫,让他们停下,并告诉他们,巫女让他们回去,有事情。

    听到这个消息的驼背原始人的内心是崩溃的。

    毕竟就在不久之前,他还被那个没有鼻子的、很是壮硕的巫女,用脚连着踹了两次。

    别看这家伙的年纪看上去已经不小了,用脚踹在身上的时候,是真的疼!

    脚脚到肉,疼的让人难以忍受。

    这这肥胖的巫女是真的记仇且用心歹毒啊!

    她都已经打了自己两次了,自己都已经跑出了这么远,她居然还不肯放过自己,还要让人追赶上来,将自己叫回去,再打上一顿!

    做人怎么可以这样的歹毒,这样的记仇!

    女人果然是不好惹啊!

    驼背的原始人都快要哭出声来了。

    不过,对于红虎部落巫女的这个命令,他又不敢不遵从,因为如果不遵从的话,可能遭遇的事情,是被她蹬上一顿更加的严重。

    早知道会是这样样子,自己之前的时候,就不听从老祭司的话了,说什么都要先去一趟东方,从神秘的青雀部落那里,换取到好吃的食盐,给红虎部落的巫女给送过来……

    在驼背的原始人满心的悲苦之中,他们一行人,再一次的回到了红虎部落这里。

    穿过一座座房屋之间留出来的道路,来到了红虎部落聚集区的中心处,看到了那一片的空地,以及空地上面站着的红虎部落那没有鼻子的巫女。

    没有鼻子的巫女,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朝着驼背的原始人一行走来。

    根本不用她说什么话,单单是这一个举动,就让驼背的原始人忍不住的浑身一颤。

    自己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在这样的年纪里,居然还要承受这样的事情!

    在驼背原始人满心忐忑、忍着不跑不哭之中,红虎部落的巫女,来到了他的身边,对着他笑了笑,露出黄森森的豁牙。

    而后开口说道“¥……”

    驼背的原始人,朝着周围望了望,看到了一块看起来很像牛的石头。

    这块石头距离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所在的部落不是太远。

    看到这块石头,也就意味着,他们一行人已经接近了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部落,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他们就可以见到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并通过他们,见到青雀部落的人,然后和他们进行交换。

    从他们那里交换到好吃的食盐。

    只要交换到好吃的食盐,那他之后再去红虎部落那里进行贸易的时候,就不会再被残暴的红虎部落的巫女,进行单方面的殴打了。

    不过,虽然如此,驼背的原始人心里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快乐。

    主要是因为,他想起了红虎部落的巫女,让他将他喊回去之后,所说的那些话。

    红虎部落巫女的意思很是简单,就是让他这一次和青雀部落做交换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去青雀部落看了一看。

    知道青雀部落的具体位置,然后再顺便看一下神秘的青雀部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

    只要一想起这事情,驼背的原始人就觉得自己的脑壳疼。

    因为通过前几次的接触,他是知道青雀部落的人,不太喜欢自己等人前往他们的部落,并知道他们部落太多的事情的。

    之前的时候,自己也曾经尝试过询问老些的女原始人青雀部落的具体位置,但是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直接就给拒绝了。

    也曾经直接询问过青雀部落的人,向他们表达了自己想要带着人前往青雀部落的事情,也是一样没有被允许。

    如今,自己再一次的过来了,并且还带着这样的任务。

    他不觉得之前没有成功的事情,到了现在再去做,就会有什么不同的改变。

    但是,不去这样做的话,红虎部落的巫女那里又不好交差。

    只要回想一想,红虎部落的巫女,用手扶着自己的肩膀,用肥胖的腿,不断的往自己腿上踹的情景,驼背的原始人就觉得心里一凉,整个人都不好了。

    更何况,红虎部落的巫女可是说了,如果这一次的事情弄不好的话,那他将要遭受到的惩罚,将会更加的严重。

    至于这种更加严重的惩罚是什么,红虎部落的巫女没有说,但越是这样,驼背原始人的心里就越是没有底,越是对其感到恐惧,不敢不遵从红虎部落巫女的要求。

    红虎部落的不好招惹,是绝对的不好招惹。

    可问题是,神秘的青雀部落,也同样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主啊!

    自己不敢招惹红虎部落,难道就敢去招惹青雀部落了?

    这些事情不敢想,只要稍稍的一想,驼背的原始人就会忍不住的用手在自己的脑袋上来回不停的摸。

    以至于原本还很浓密的一头秀发,到了现在,居然脱落了不少,隐隐有种想要秃的趋势。

    自己只是想要好好的做一个二道贩子,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为自己以及部落赚取到一些食物而已,怎么却偏偏会有这样多的麻烦找到自己头上呢?

    这年头,想要好好的过上一些安稳的日子,怎么就这样难呢?

    这样来来回回的想了一阵儿,依旧想不出来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没有什么头绪的驼背原始人,一边用手不停的在头上来回捋,一边在心里长叹。

    他真的是太难了!

    他一个直想勤勤恳恳做贸易的人,怎么偏偏就要经历这样的事情呢?

    但是不管驼背的原始人如何的哀叹,如何的不断的在心中感慨,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

    随着他们的行走,距离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部落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最终来到了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所在的部落。

    老些的女原始人,以及她所带领的人,并没有在部落待着。

    她们用担子担着从青雀部落锦官城那里交换来的食盐、陶器这些东西,离开了自己的部落,,前往别的部落进行交换去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如果是之前的话,驼背的原始人一定会非常的焦急。

    因为这样的情况一旦出现,就意味着他们需要在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所在的部落,等待上一段儿不短的时间。

    等待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归来之后,再由她们前去通知神秘的青雀部落……

    但是现在,对于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没有在部落,驼背的原始人反而感到了格外的欣喜。

    因为这意味着,他可以从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所在的部落剩余的人口中,打探关于青雀部落的事情,通过他们寻找青雀部落。

    为了方便书写和便于阅读,接下来会将老些的女原始人所在的部落,称之为老部落。

    老部落的总人数不少,跟有巢部落的人,不相上下。

    老些的女原始人带着一部分人外出去进行贸易,部落之中还会有着不少人存在。

    老部落的首领,就在部落之中。

    见到前来的有巢部落的人,老部落的人,并不会觉得有什么惊慌。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部落存在的成年人,并不比前来的有巢部落的人少,真的打起来,他们并不惧怕有巢部落的驼背原始人等。

    另外一方面就是,驼背的原始人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前来他们部落了。

    他们之间的相处还是不错的,知道有巢部落不是什么邪恶的部落。

    “¥¥e……”

    驼背的原始人一边说着,一边手舞足蹈的进行着表达。

    在他的面前,站着的是老部落的首领。

    他所传达的意思的就是,他们想要跟青雀部落的人进行交易,但是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没有在部落,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会回来。

    他们不想在这里等待太长的时间了,想要让老部落的首领他们,带领着他们直接去神秘的青雀部落。

    如果老部落的首领,真的带领着他们,前往青雀部落了,他们将会拿出不少的东西,给老部落。

    老部落的首领摇头。

    驼背的原始人见此,不由的滞了滞。

    他没有想过老部落的首领居然会拒绝他拒绝的这样干脆。

    他稍稍的迟疑了一会儿之后,使劲的要了咬牙,然后将手指向了身后的一头牛,表示只要老部落的首领,带着他们前去的寻找神秘的青雀部落,那么这头个头很大的牛,就成为老部落的了。

    说完这个条件,老部落的首领虽然觉得极为肉疼,但还是露出了一些傲娇的神情。

    刚才的那些食物你们能够拒绝,现在再加上这样的一头牛,看你还怎么拒绝!

    就不相信,面对这样大的诱惑,你老部落的首领还能把持的住!

    也无怪乎驼背的原始人这样的有自信。

    实在是他开出来的条件,太具有诱惑力了!

    他清楚的记得,老些的女原始人,也是想要从他们这里换取到一些牛用来驮运货物的。

    只是因为牛过于贵重,想要换取,需要的东西有些太多,所以老些的女原始人以及老部落的人,只能作罢。

    现在,自己开出来了这样的条件,老部落的人,其余的东西都不需要付出,只需要为自己等人带带路,就可以得一头珍贵的牛,和很多其余的食物。

    面对这样优厚的条件,这个部落只有答应的份。

    不过,很多时候,有很多的事情,似乎就是专门为了打脸而存在的。

    在驼背的原始人,自信又带着一些小傲娇的注视下,老部落的首领,再一次的摇了摇头,很是干脆和坚决的那种……

    驼背的原始人脸上,傲娇的小表情消失不见了,笑容渐渐凝固。

    就连空气之中,似乎也都弥漫着一些名字叫做尴尬和不可置信的东西。

    笑容凝固住的驼背原始人,看着将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的老部落首领,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在此之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提出来的这样优厚条件,居然会被老部落的首领,以这样干脆利落的方式与态度拒绝,连一点必要的犹豫都没有。

    这真的让人很受伤。

    “¥¥!”

    驼背的原始人也是有着一些脾气和傲娇在的。

    稍稍的停顿了一会儿之后,他便再一次的开口说话,并再一次的将手指指向了身后不远处的另外一头牛。

    明确的向老部落的首领表示,只要老部落的首领答应他的条件,带着他们前去神秘的青雀部落,那么之前的所说的那些食物,以及那一头牛,再加上这一头牛,就全部都是老部落的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驼背的原始人,看着老部落的首领,没有将目光移开。

    随着他的再一次加价,他的自信再一次的回来了。

    这个世上没有一头牛搞不定的事情,如果真的有,那就再加上一头牛。

    这句话当然不是驼背的原始人说的。

    不过,他此时此刻,确确实实是这样想的。

    他就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老部落的首领屈服,带着他们去寻找神秘的青雀部落。

    在他的注视下,刚刚还将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的老部落首领,在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脑袋揺不动了。

    他顺着驼背的原始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望见了那些存放在那里的东西。

    眼睛之中,在这一刻,似乎有着亮光出现,目光都要从这些物品之上移不开了。

    他的这些反应没有逃脱驼背原始人的眼睛。

    ‘哼!’

    驼背的原始人,忍不住的轻轻发出一声这样的声响,并将脑袋稍稍的往上抬起不少,以四十五度的角度,望向天空,看起来格外的傲娇。

    这是看到老部落首领身上的这些变化之后,驼背的原始人所出现的一些反应。

    以前的时候,驼背的原始人是没有这样的毛病的。

    自从之前在红虎部落时候,被红虎部落的巫女,给连续扶着肩膀,用脚狠狠的踹了两顿之后,驼背的原始人,就染上这样的毛病了。

    之所以会是这样,是因为红虎部落的巫女,在揍完他之后,就是‘哼’了一声之后,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当时虽然挨打挨的不轻,腿也很疼,但是,再时候进行回想的时候,驼背的原始人却觉得红虎部落巫女的这个举动特别的帅,特别的迷人,特别的有气势。

    尤其是在做出了一件能够让自己涨声势,让对手不得不臣服于自己的事情之后,再发出这样的声响,并做出这样的动作来,就更加的能够显现出自己的气势来。

    特别的有身份。

    在驼背的原始人做出这种特别的有气势的举动之后的等待中,几乎都要挪不开眼睛的老部落的首领,犹豫了很大一会儿之后,还是再一次的摇了摇头。

    虽然看起来很是不舍,但是他还是用自己的举动,明确的向驼背的原始人,传达出了自己在这一事情上的态度。

    “?!”

    正在摆出造型,准备迎接成功的驼背原始人,看到老部落首领的这个动作之后,双眼猛然瞪大,不由的惊异出声。

    与此同时,身子猛地一个趔趄,站立不稳之下,差点要摔倒在地上。

    这个冲击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大了。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老部落的首领居然真的能够将自己开出来的条件给拒绝了!

    明明刚才的时候,他已经心动、看着自己开出来的那些东西,都要挪不开眼睛了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就做出了这样完全出乎人的预料的事情了呢?!

    驼背的原始人,郁闷的都想要去打人了!

    驼背的原始人,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比较执着的人,或者说是脾气比较拗的人。

    这样的人,大多都用着锲而不舍的精神。

    所以这样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再一次的开口说话,并再一次的将手指向身后的另外一头牛。

    表示可以再加上这一头牛。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的气势非常的足,就是伸出去的那根手指哆嗦的有些厉害,暴露了他此时的一些心情,让他威猛的形象,受到了一些损伤。

    老部落的首领,再一次的亮了起来,嘴巴张大,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不相信你还不同意!

    驼背的原始人,在心里这样发狠的想着。

    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脾气拗是一方面,找到青雀部落所在的地方,对于他而言是另外一方面。

    还有一方面就是,通过之前老部落首领的反应,他发现了一个事情,这个事情就是,只要他再加上一把劲,老部落的首领,就会同意自己的提议了!

    然而……

    在驼背的原始人万分的笃定之中,眼睛持续放光的老部落首领,再一次缓缓的摇起了头。

    虽然摇的很是艰难,但还是将这个意思给完整了表达了出来。

    因为驼背的原始人疯狂的举动而瞪大眼睛,已经做好了迎接自己部落巨大损失的有巢部落贸易队的其他人,此时集体长大了嘴巴。

    虽然此时没有风,但是他们还是变得无比凌乱。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啊!

    “¥¥!”

    沉默了好大一会儿的驼背原始人突然间就跳了起来,一把拉住老部落首领,使劲的摇晃,并大声的咆哮,进行质问。

    他是在质问老部落的首领,到底想要多少东西。

    “¥……”

    明白了驼背原始人意思的老部落首领,显得有些慌乱的说出了一句话。

    “噗~”

    片刻之后,在老部落首领惊恐的注视下,驼背的原始人喷出了一口鲜血。

    看着喷血的驼背原始人,老部落的首领既是惊恐,又满是不解。

    自己不就是告诉他,自己并不知道青雀部落的所在地,只有老些的女原始人她们才知道吗。

    他怎么就有这样大的反应?

    这真的至于吗?

    这才多大的事情啊!

    好在他的这些疑惑,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真的说出来,不然的话,身子踉跄着吐血的驼背原始人,非得再分出来一口老血,并一边喷血,一边拉着他的领子,好好给他说道说道,这事情到底至于不至于!

    woshiyigeyuanshiren

    。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申博直营网 申博娱乐注册 保险百家乐 捕鱼游戏
太阳城申博代理加盟 申博游戏平台登入 申博太阳城游戏帐号 申博开户送28元
太阳城申博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138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开户 申博app下载 申博娱乐手机版 澳门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