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九章 简易图

    

    康昌明,赵德彪还有白丰台三个人,大约是一个来小时后,才分头进入了酒店房间。每个人手上还带着一些食物,显然他们是散开回来的,并且用食物袋子作为掩护。

    

    将食物摆放在了桌子上,大伙围拢在了一起,一边吃喝一边开始讲述起来。华章和白丰台简要的将车子的情况说了一遍后,赵德彪三口两口将一节香肠咽下,道“侦查小组有两下子,他们就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找了四个地方。比我们三的效率高得多。不过其中有三个出城的路口,并不符合尊哥的要求,所以果断放弃了。我们三个运气好,找了两个地方,其中一个也不怎么符合要求,居民区有点远啊。如果真出了事,势必会对后续的突击产生影响,形成不了突然性。”

    

    说着话,他看了眼康昌明,又拿起吃的往嘴里塞着。康昌明喝了口茶,接口道“我和老田,分别去了那两个剩余的地方,我全都看了,还是不错的。其中一个居民区正好是一栋三层楼房,而且是倒数第二个楼房,不显眼。距离检查哨卡的路口还不到一百米,直接就处在咱们的射程范围内,而且这个路口,就在九曲路的西边,挺冷清。整个哨卡人也不多,才十来个人。虽然人人有枪,可全都是栓式步枪,射速很低。真出事的话,咱们在三分钟之内应该就能够解决战斗。”

    

    说道这里,康昌明也不吃了,拿过纸笔将刚刚说的九曲路口,以及周边的情况,还有适合的居民楼等等全都简易的画了出来。跟范克勤和华章他们详细的讲解了一遍,范克勤追问了几个细节之后,说道“嗯,这个地方不错,很适合咱们的计划。”跟着他用手点了图纸中的那个居民楼,问道“这个地方,有窗子对准九曲路口的这面,有空房子出租吗?”

    

    康昌明道“有,老虎进去问的。”说着,再次拿起食物开始吃起来。

    

    赵德彪接过他的笔,点着图纸道“有,在二层大概这个位置,也就是正对楼体,从右往左数第二个窗户这间,是空房子。我进去后正赶上有人家做晚饭,房门什么的都敞开着呢,就去问了问。很快就找到了房东,不过这个房东晚上有事,跟我说要是真心想租明天上午过来跟他谈。这家伙一边说话还一边穿外衣,看起来确实有事情。还跟我说,让我放心,他是个诚信的人,房租绝对都是市价,不会坑人的。最后他再次强调一遍,他真有事,想租就明天上午再来,他肯定在,然后就走了。”

    

    说到这里,赵德彪笑了笑,道“然后我跟一家邻居,也是房客聊了聊房子怎么样,冬天暖不暖和,房东人怎么样,房租怎么个付法之类的做掩护,了解到那个房东也是个老上海人,人还是比较讲究的。虽然那栋楼都是他的。但从来不乱涨价,有时候租客困难了还能延缓两天再交房租。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学问人,是上海一小的副校长。综合这些信息,我感觉应该没问题。”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行,暂且命名九曲路口这个地方是一号房间。不是还有一个地方吗?说说,那是个什么情况。”

    

    赵德彪点了点头,又拿过一张纸,很快的画好一张简易图,指着上下两面用方块表示的房子,道“中间这是背江路,这条路的两旁建筑不多,上一排,下一排,不过全都是平房啊。距离背江路很近,只有五十来米。不过哨卡却是在这里……”说话的时候,他在纸张中间最右侧的位置,画了个圈。

    

    然后赵德彪说道“道路两旁的平房,最近的一座房子,跟这个哨卡的点直线距离大约也在一百……二三十米吧。而且除了这两旁的房子,周围都是庄稼地,现在是冬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啊,在这个哨卡里,一眼就能够基本全都看得过来。”他用笔上下来回扫着这张简易图,再次开口道“不过……这个哨卡是个房子,就像是那种红砖大仓库的那种房子,就在背江路延伸到城外的这个路边上,有两辆边三轮。没有其他的车辆了。”

    

    说到这里赵德彪停下,上下画了几条虚线,道“这个地方很难突袭,就是因为哨卡的视线太好了。但也有办法,那就是如果少爷在这里真的遇到了险情,咱们展开火力的话,对方只能退守这个哨卡仓库建筑。因为他们视线好的同时,也没什么掩体。是以咱们的火力如果够猛,这些家伙必然第一时间进入建筑。少爷也就能够趁机开车逃走。”

    

    范克勤看了会简易图,又问了几个细节后,说道“嗯,这是二号路线。去打听了吗?有房子出租?”

    

    赵德彪点头道“有,我跟道路两侧的人家都打听过了,在这一侧。”他点了点图纸上面的位置,道“从把头往回数,第七家正在招租呢,这家虽然也是平房,但是却有个尖顶的小阁楼,如果咱们选择二号路线的话,咱们的突击组可以藏在这里,从阁楼观察少爷过关的情况。但是要突击的话,恐怕不成,还是距离的问题,不过用火力就有大概率让少爷脱险。理由我刚刚说了。”

    

    “嗯。”范克勤道“不过这样一来,用火力的话,咱们在行动前,就得再搞两辆车子,偷偷的运到这个房子的后面了。因为一旦开火,咱们就基本不能回市区了。就得一块开车冲出去。”

    

    华章在一旁听到这里,道“要是弄车,时间最好算准了,而且不能让出面租这个房子的人把车开过来。要不然更显眼。”

    

    范克勤点头,道“对,最好是行动那天的前一晚,就停在附近,并且还不能停在阁楼房的外面,也不能停太远。这样我们在解了少爷的危机后,就能够快速撤离了。”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太阳城登入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官网 澳门金沙娱乐场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 申博管理网网址 老虎机微信支付充值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99
申博官网登录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登录不了 保险百家乐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app下载 申博登录不了 澳门赌场
网上百家乐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登录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