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章 王爷,七皇子是亲生的吗?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李皇后掌掴脚踹宫女被建隆帝禁足的事,很快传出皇宫,传遍京城。

    建隆帝篡位惹怒上苍降下大旱的消息还没落下去,李皇后新年暴虐失德,天将不佑大周的谣言愈演愈烈。

    一项口碑甚好的国母皇后,竟是如此草菅人命的女人!她教养出的二皇子又能仁义到哪去,该不会二皇子的仁义良善也是装的吧?

    一定是装的,否则为何二皇子随着宁太傅去社稷台祭天被雷劈了?

    是二皇子连累了宁太傅,宁太傅一腔热血为社稷,却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让国之忠良如何能安息?

    ……

    汹涌如潮水的谣言泼向二皇子,朝中关于立二皇子为储君的呼声也被浇落了不少。

    这一切的起因,皆是因为李皇后打了华玉,如何不叫二皇子恼怒。

    “若不是她杀了朱荣,娘会无缘无故地打她?”李皇后讪讪地解释着。她自知惹大祸,却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儿啊,一定是有人暗中推波助澜,否则这点小事如何会掀起如此大的波澜?为今之计,儿该尽快抓出此人,扼其要害。”

    二皇子皱起眉头,没有吭声。他当然知道这事有人暗中捣鬼,但是,“若不是母后行为有差,他们又怎能起波澜。”

    “确实是母后一时大意了,不过错已铸成,再追究也无用处。”李皇后,“娘这几日想着,做下这件事的要么是宁太傅府的人,要么是杨尚书,儿当尽快……”

    二皇子打断李皇后,“母后尽快去重华宫探望华玉,安抚华母妃。宫外的事,儿自有应对。”

    让她去重华宫给华淑低头?!李皇后宁愿死,也绝不向华淑低头!

    “你父皇禁了娘的足,娘已派人给华玉送药安抚了。”李皇后见儿子不满意,便叹了口气,憔悴道,“便是娘去了,华淑也只会嘲笑娘,于事无补。”

    母后若去了,华母妃如何二皇子不知,但他就能以此安抚三弟,免得寒了三弟的心了。可见高高在上的母后形容憔悴如斯,二皇子也不忍心让她再向华母妃低头,只得疲惫道,“母后当谨言慎行,不可再让人抓住错处。”

    “皇儿放心,娘当日也是一时怒火攻心,日后我躲着她!”这话李皇后说得尤为艰难,她乃一国之母,却要向妖妃低头,如何让她不怒。不过现在儿子的皇位最重要,她就先忍着,“儿啊,淑妃和严景那边……”

    “那边母后不必出手,儿自有安排。”只要母后不给他添乱,二皇子已是谢天谢地了。

    小暖进了重华宫,先给美人婆婆行了礼,连忙对华玉道,“姑姑有伤在身,快坐吧。”

    华玉谢过,先扶着小暖坐在榻上,才在旁边的小凳上坐了。她伤在头上又失了不少血,虽用了好药,但站一会儿仍会头晕。

    小暖问过华玉的伤势,还没与婆婆说几句话,七皇子的母妃淑妃便来了。

    见到淑妃,小暖发现她与之前不同了,她身上少了那种随遇而安的闲散,目光里多了亮光和自信,声音都比之前响亮几分。

    她这是已经知道了儿子的打算,并打算与他一起,放手一搏了吧,小暖当然乐见其成。

    三人在一处只谈孩子、话家常,没有说一句李皇后或立储君之事。但小暖告辞出宫时,华淑与她一同出了重华宫,亲切挽着她的手,送了她好长一段路。

    小暖没有拒绝她的“好意”,也适当地表达了自己对她的亲切,这一幕落在众人眼中,意思可就多了。

    小暖是晟王妃在,她与七皇子之母妃亲近,就说明了三皇子对七皇子的态度。不管三皇子是否支持七皇子做储君,起码他对这个弟弟是有好感的。

    三皇子无意为君,却是兢兢业业为朝廷办事的,他对七皇子的态度影响了朝中中立的骨干大臣们。

    卢正岐趁着内阁无旁人时,小心翼翼地问,“王爷,七皇子确是皇子,而非清王余孽吧?”

    三爷一眼看过去,卢正岐撑不住了,讨好地将三爷桌上的奏折抱到自己桌上。

    “起居注上记得清清楚楚,你若不信,自己去查。”

    皇家血脉不容混淆,建隆帝日常起居,包括他哪天宠幸了哪个妃子,内侍官都在《起居注》上记录的清清楚楚。只要根据七皇子的出生日期向前推算淑妃的受孕日期,再看那几日建隆帝是否召淑妃陪寝,便一清二楚了。

    晟王这意思,就是七皇子是圣上亲生的了。细想之下,这也是应该的,若七皇子不是圣上亲生的,以圣上的小心眼,早就将他处置了!卢正岐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王爷……”

    “正岐,立储之事父皇自有打算,你身为阁老,当以朝事为重,为君分忧。”三爷扫了扫桌上的奏折。

    卢正岐默默把三爷桌上剩下的奏折又抱走了大半,“王爷教训的是。”

    三爷看着桌上空出来的一大半地方,心情格外舒爽,刷刷刷地办完公事,便站起身,要回家给他的小王妃弹琴。据小暖说,胎儿多听琴声,可悦身心。

    卢正岐埋在折子中,都没空看一眼三爷潇洒的背影。右相程无介匆匆进来,扫了一眼问道,“卢大人,晟王呢?”

    卢正岐这才抬起头,茫然望了望旁边空荡荡的椅子,“下官不知。”

    程无介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卢正岐连忙唤道,“程大人且慢。”

    程无介皱眉,回头。

    卢正岐指了指他桌上的两大摞奏折,“那些是这几日累积下来的南部七州的折子,需要您‘今日’‘亲自’处理。”

    程无介正烦着,哪有空管这些琐事,“本相另有要事,劳烦卢大人代本相批阅,改日定当重谢。”

    也不管卢正岐答不答应,程无介一溜烟就不见了。

    卢正岐有条不紊地处理完自己和晟王两人份的折子,又从程无介桌上挑了几份今日必须批复的,连同自己桌上需御批的折子一起,抱到了宜寿宫。

    他刚进正殿,便听到建隆帝爽朗的笑声,并抬手拍了拍七皇子的肩膀,一副父慈子孝的景象。

    。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ag娱乐登入 申博网址 申博现金网址 申博百家乐
www.msc22.com 捕鱼游戏 太阳城申博代理加盟 申博手机投注
澳门新葡京赌场 777老虎机游戏 太阳城网址 申博直营网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娱乐网 申博太阳城登入 太阳城登入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棋牌游戏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