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勿谓言之不预

    晚上9点12分,东瓯电视台的收视率,在全台工作人员的激动尖叫声中,飙升到了历史最高点。林淼在华侨大酒店的这场直播演出,已经不可避免的,要成为东瓯市至少三代人记忆中不可抹去的一部分。

    年纪大的听不懂普通话,但根据身边子女的翻译,全都惊诧于林淼的牛逼和有出息,东瓯市的富豪标准,从百万级别一下跳到了“没两个亿你特么也敢说自己有钱”?全市老百姓的眼界一夜之间上了一个层次。

    中年一代则认真努力地吸取着林淼话里的核心思想:读书很重要,小孩子必须好好读书,所有今天没出息的人,全都是当年乱来的后果,所以如果家里的小孩不好好学习,完全有理由往死里打,不然将来也逃不过断子绝孙的命。小孩子的收获则最为直观,

    在这个晚上,全市上到高中生,下到幼儿园小朋友,数以百万计的小屁孩和老屁孩,全都深切地学会了一个名词的修饰性用法,这个名词就是:傻逼。但对社会名人的一言一行向来鸡蛋里挑骨头的家长们,这回居然并没有责怪林淼带坏他们家的孩子。

    ——而这一点,其实非常不正常。

    这就好比一个人要做大事,虽然他骨子里想的两件事其实是“等老子发达了老子要日很多女人”以及“等老子发达了老子要那些渣渣全都听我的”,但这种话不能直说,必须翻译成“为了爱与和平”才能从大义上站住脚,而林淼今天的发言,则恰恰是撕掉了所有的“爱与和平”的面具,把最**裸、血淋淋的真相,摆到了台前。

    而且还得到了最需要依靠“政治正确”的地方政府的站台支持。

    可偏偏,这种撕破脸的反应,愣是让人无可指摘。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三年以来,从林淼上初中开始,向来就只有麻烦找他,而绝非他找别人麻烦。

    从最初的被人质疑神童的成色,到现在以全国最高分拒绝前二大学,却仍然莫名其妙地被人贴上“书呆子”的标签;从最初的被动贷款两亿炒股,差点变成全民公敌,到后来关键时刻救亡图存,让整个东瓯市大量的股民避免破产,中途却无数次被人谩骂死全家;

    从最初的被不明人士要求有关部门查封资产,到今天搜喵网一跃成为全国影响力最大的网络科技公司,但网络上骂林淼的声音,却远比支持他的多得多;

    从全国一片鼓吹素质教育的妖风中,替一大群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蠢事的家长和学生拨开迷雾,结果《新闻联播》却用一条新闻打了他的脸……

    一路走来如此艰辛,却得不到社会的理解,只受到社会的苛责,但即便如此,林淼依然顽强地破土而出,顶开压在身上的石头,倔强地越长越大,长到现在木秀于林,哪怕每天早中晚依然要经手一波十八级台风的摧残,可仍然就是特么的屹立不倒,就是还要继续长高,甚至还告诉全世界,这才哪到哪儿?那些什么台风不台风的,朕不是要针对谁,朕的意思是,那些假装自己是台风的乐色,统统都是:傻逼。

    骂得有错吗?没错啊!

    所有的谩骂,最后都被林淼拍回到那些反对声音的脸上。在林淼的强大气场和会场的特殊对话语境下,在这场理论上面向900万人,实际可能受众还要大好几倍的直播中,傻逼这两个字竟硬生生地被合理化了,不但被合理使用,甚至还充满了某种替天行道的正义感。

    一个身怀二十多亿资产的资本家,就这样正气凛然地成了穷人的代表。

    事情显得很玄幻。

    但只要看一眼身高迟迟没过一米四的男主角,所有人就轻而易举地释然了。

    这就是林淼连续三年在国家尺度上刷出的存在感。

    成效相当斐然。

    林淼放完一通大招后,会场内随后接连几个关于山水集团的问题,全都由现场的几个领导代为回答,一直问到直播时间临近结束时,一个记者问到关于未来互联网发展前景这个罗万洲他们回答不了的问题,林淼才重新打开话筒,回答对方道:

    “我对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前景的判断,是基于对国家工业化水平的发展进程、即将到来的较高素质人口红利的爆发、国家产能效率和规模的复利式增长、信息技术可预期的爆炸式开发应用和推广,以及中国老百姓对更好的生活质量的追求和需求,等等所有这些因素的综合考量,所得出的结论。总的来说,就是我坚信未来二十年,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和发展质量,将远远超过我们现在对世界发展的预期,而且我更坚信的是,在这个历史拐点的关键时刻,中国的企业家,必会牢牢地把握住这个机会。

    我们错过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本世纪目前还没被学术界承认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萌芽,已经在美国萌芽好多年了,但是幸运的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小可爱科技这两年来做的工作,就是帮助中国老百姓,赶上这趟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起步阶段的末班车。

    现在你们当中的绝大一部分人或许完全没意识到,在我们这些人的努力下,你们已经坐到了车上。而且我们这趟列车,是边开边发展的,等到这辆车发展到一定的规模,你们就会意识到,哦,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原来都是有人替你们负重前行。

    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是人类历史的必然,更是中国赶超世界的绝佳机会,这副历史的画卷,二十年之内,就会在你们面前展开。所以今天我可以再预言第二件事,十五年之内,中国必将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我们追赶美国的速度会越来越快。

    为什么我有这个信心?因为第一,我相信我们国家,在体制层面上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能把一切最艰难的骨头都啃下来。第二,我相信我们国家,在社会层面上的创造力、执行力和追求幸福能力。中国是个温带国家,春天不干活,冬天就会饿死。我们的民族,不勤劳就会死,我们天生必须勤劳,而勤劳必然创造财富。现代科学技术越发达,我们创造财富的效率就越高。

    而且我们人多力量大,是全球少数的,能自我消化所有产能并依靠内需持续激发经济活力的统一地区,具备所有一切在世界发展拐点顺势崛起的条件,所以我有什么理由去怀疑互联网产业在中国的未来?我可以打赌,如果小可爱科技十年之内做不到全国五百强,二十年之内做不到全球五百强,我到时候辞去所有职务,去京大教书以谢天下。

    今天所有质疑互联网产业未来发展前景的学者,要么水平不够,要么目光短浅,要么是收了别人的钱来攻击我,要么就是通敌的汉奸,除了这四条,我不给他们做其他分类,欢迎所有对中国互联网产业未来发展前景不抱信心的老师们对号入座。”

    林淼说完,把话筒一关。

    台底下一群人记者集体麻木,无言以对。

    去京大教书以谢天下……

    行吧,这个逼,你又装赢了……

    提问的记者,揣着满心的激动坐下来。

    林婉如抬手看看时间,见还有差不多十来分钟,然后抬头看看全场,发现会场后排的某个女记者一直举着手,不由说道:“今晚最后一个问题机会,那位一直举手的女士请讲。”

    王斌拿了话筒,快步走到方才最后进门的女记者跟前,把话筒递给了她。

    “谢谢。”袁佳洁弯着腰接过话筒,对王斌甜甜一笑。

    王斌在林婉如身边待久了,对袁佳洁的免疫力很强,不以为意地点了下头。

    袁佳洁这才直起身子,轻声道:“林先生好,我的问题很简单。昨晚上《新闻联播》上说,本年度的全国文科最高分是716分,但是今天早上全国就有100多份报纸,同时印发了所有省份的提前批前十名高考的名次,全部现实你的得分是799分,跟《新闻联播》的报道内容是相互矛盾的。

    而且我还发现搜喵网的门户网站上,也登出了各地区的高考分数统计,我想请问这些媒体的统计数据,是从搜喵网获得的吗?还是搜喵网和这些媒体,存在业务上的直接联系?搜喵网刊登这个分数,是不是针对《新闻联播》的一种抗议?或者说这是你本人的一种抗议?昨晚《新闻联播》和今天这些报纸媒体对高考分数的不同报道,你觉得哪个才是正确的?”

    这问题一出,全场稍微有点政治敏感的人,立马全都哗然一片。

    这哪是提问,分明是现场挖坑让林淼跳嘛!

    数百家媒体和搜喵网刊登高考分数统计是不是抗议?当然是!

    但是这种话,能直接说出来吗?

    能当着直播镜头的面问出这种问题来,要么就是蠢不拉几,要么就是故意挑事。

    在全场数百双眼睛的注视下,袁佳洁嘴角挂着得意的微笑。当着直播镜头的面把林淼推向央视《新闻联播》的对立面会造成什么后果,她不在乎,她只想要咽下三年前的那口气。

    林淼家那个老太婆的几爪子,不但毁了她的容,砸了她的饭碗,还让她丢尽了脸、出尽了洋相,养伤那年,她每一天都活在锥心刺骨的痛苦中,痛苦得恨不能死掉,但她还是活了下来。而活下来的动力,就是为了能在这样的场合下,让林淼对难受几次。

    林淼爬得越高,亲手毁掉他的感觉就越好。

    复仇电影看多了的袁佳洁,想象力也被撑得有点大。

    她微笑地和林淼对视着,开始幻想林淼会怎样和央视斗个头破血流,然后山水集团受到来自体制的打击,一夜之间说倒就倒,林淼全家从此永远不能翻身。

    然后就在这时,林淼突然就说话了。

    “你说这个问题很简单,那我也简单地来回答一下。

    首先我很确定,《新闻联播》当然没错。高考作为我们国家每年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央视和《新闻联播》对这件事采取时刻关注,并且及时将地方上的信息做汇总,第一时间把喜讯告诉全国人民,这是对教育的尊重,是作为权威媒体的义务和责任,也是对社会关注热点的及时反馈。在这些意义面前,高考分数上的细节,反倒是其次的。

    第二个,这次之所以出现报道内容上的区别,据我所知,主要应该是技术问题。因为曲江省最先统计出来的分数,就是高考裸分。由于央视的工作效率太高,同时曲江省的高考委员会出于对考生的负责,所有加分都需要跟学校电话联系复核后才能计入考分,这样在两边没沟通好的情况下,央视《新闻联播》出于对新闻时效性的要求,选择了提前报喜,我们这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是支持的。而搜喵网和今天早上全国一百多家媒体刊登出的分数统计,我觉得我们不妨将这个统计视为对权威媒体报道的一种补充。

    所以你说的两者报道内容之间的矛盾,我倒是觉得一点都不矛盾。央视的报道是及时透明公开的,我们的报道是客观准确细节化的,《新闻联播》每天就播30分钟,你总不能让主持人把全国那么多关于高考的情况,全都从头到尾数一遍吧?央视是国家媒体,代表国家形象,代表国家的声音,高考这件事,提到了,就代表了我们国家对教育的态度。细节上的工作,原本也不该由《新闻联播》来做。你提这个问题,显然是没搞懂央视是干嘛的。

    我认为你的业务素质,还有继续提高的空间。”

    林淼说到这里,袁佳洁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

    林淼又接续道:“不过虽然你这个问题提得又简单又不成熟,但我还是感谢你提出来了,为什么呢?因为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点,你问我,搜喵网是不是和那几百家媒体有业务往来,我们的数据是不是共享的?我很肯定地告诉你,我们搜喵网不但和今天这一百多家媒体有业务往来,我们还跟全国所有愿意和我们有往来的媒体达成合作。

    我们的数据当然是共享的,也应该共享。

    因为互联网的作用,就是高效率地分享信息,并让所有人以最简便的方式,获取他们需要的信息。搜喵网这次能这么快地公布信息,并且被这么多人关注到,这正说明我们正走在正确的路上,所以接下来我们会沿着这条路,坚定地一直走下去。”

    全场响起一片掌声。

    林淼抬手看看表,微笑道:“没几分钟了,最后借这位记者的这个问题,我再说最后一件事吧。最近几年来啊,国内有不少媒体对我的生活、学习和工作,有着不小的误解,也确确实实地写了一些东西,来强化这些误解,并且让全社会对我有了不够客观的印象。这些不客观的印象,往小了说,影响我个人的心情,往大了说,将来山水集团部分业务如果上市,势必会影响公司股价,损害股东和公司的利益,甚至影响到东瓯市地方乃至中国的国家利益,所以我觉得借今天这个机会,向国内的一些媒体传达我个人和山水集团的想法,是有必要的。

    什么想法呢?简单来说,就是大家写报道可以,但是报道观点呢,最好是有理有据,有真凭实据,不能断章取义,更不能捏造证据,颠倒黑白。山水集团旗下的天源文化,最近刚刚进行了内部管理调整,成立了法务部。初衷呢,是保护我们公司的知识产权,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的法务部也会对个别胡乱报道我们公司情况的媒体,进行深入友好的问题。

    法务部目前的年度预算是5000万人民币,将来也有可能独立出来,单独做一个山水集团的法律顾问公司,我们是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和财务,同不理智的媒体斗争到底的。而且通常来说,如果我们起诉你了,那就说明我们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我们完全不介意把官司打到最高法,或者打上二十年,我对法务部将来的人员规模期待是千人团队,我们可以同时打100场高规格的官司。如果档次较低的,我们会外包给其他律师事务所,或者委托地方检察机关,大家群策群力,为创建法制社会贡献自己一点微不足道的力量。

    所以今天用最后一句话,做这场发布会的结束语吧。

    敬告个别媒体,依法履行媒体权利,勿谓言之不预。谢谢。”

    林淼说完,话筒还没关,直播镜头也还开着,转头就对王斌道:“斌哥,重新检查一下这些记者朋友的邀请函和出入证件,有冒名顶替的抓紧报案,不用替莉莉他爸爸省力气。完成检查的记者朋友,可以找我的办公室主任报销来回通勤和食宿费用,给大家添麻烦了,谢谢大家捧场。也感谢今天所有领导叔叔和阿姨们的支持,大家辛苦了。”

    林淼起身,跟身边的罗万洲握了握手。

    现场的直播镜头在林淼和领导们的身上转了一圈后,又很恶趣味地对准了洛漓和晓晓。洛漓很机灵在镜头前比划了一个“v”,然后朝林淼大喊:“水水!你今天帅呆了!”

    会场后方,一脸嘈杂声中,洪鹏关掉了会议室的小门。

    两个兵哥哥严肃守在门前。

    袁佳洁脸色煞白。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咪牌百家乐 太阳城集团 幸运大转盘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在线娱乐登入 www.msc11.com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申博在线开户网址
申博游戏下载 现金网百家乐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138官网
太阳城 申博现金网 申博娱乐手机版 太阳城网址
真钱百家乐 太阳城手机版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登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