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七章 调去菱洲

    

    “蠢货!一群不知死活的蠢货!”

    

    叶罡收到菱洲的回报,气得差点儿又吐血。

    

    他就想不明白了,凡人的那点心思,但凡是炼气境以上的修士都能一目了然。而总部派去菱洲的全是精兵强将,修为是筑基境起步。这些人是吃饱了撑的吗?数以万计的人被围困在武运仓外面的小山谷里,里头肯定混入了不少青木派邪徒。在菱洲,他们人生地不熟,等于是一群外人,而青木派是起于菱洲的本土邪教,他们就没有一点危机感?不是速战速决,直接抓人了事,偏要整出这么多的名堂来?

    

    更让他气愤的是,这中间足足耽搁了差不多两个时辰!

    

    本来包圆的时间就已经有些晚了。这群没脑子的蠢货竟然还给他拖到了晚上。

    

    不知道青木派的邪徒们都是跟耗子成的精一样吗?人家最擅长的就是晚上行事!

    

    不久前,梅县的落桑族人不知怎的被青木派在那边的邪徒盯上了,一场夜战下来,城里的据点被烧了个精光。

    

    这才是多久前的事啊!

    

    他生怕这群蠢货轻敌,特意将梅县的事情令人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附在命令的后面。蠢货们是根本没看呢,还是当话本子看着解闷!

    

    现在“砰”的一下,数万人瞬间跑了个精光,蠢货们过了一夜,才哆哆嗦嗦的回报,说暴民们全跑了,各回各家了!

    

    叶罡没忍住,又暴了一句粗口。

    

    扯淡!还各回各家了。这是在给暴民们报平安吗?该死的蠢货们,到底是哪一边的!

    

    叶罡一挥手,将面前的长案上的所有东西都用力的扒拉在地上。

    

    “哗啦——”,桌上的东西应声摔得粉碎。

    

    声音传到门外。门廊上的侍卫们无不屏住了呼吸——经验告诉他们。大人现在很生气,很生气。谁要是在这个时候不小心触了大人的霉头,不死也要脱层皮。

    

    叶罡一通发泄过后,心里稍微舒坦一些了。

    

    看着满地的狼藉,他皱了皱眉头,叹了一口气,用亡父生前的口吻对自己说道“四正啊四正,你养气的功夫还是差了些。”

    

    这一招一如既往的管用。

    

    他的心里的怒火迅速被压制了下去。

    

    接着,叶罡低头捋平衣襟上一两处小皱褶,若无其事的走出门去,一边走,一边问从门口跟上来的侍卫“今天执事处是谁当值?”

    

    侍卫立刻答道“回禀委员长,是崔执事。”

    

    叶罡微皱的眉头松开来。

    

    这个崔执事,他是知根知底的。此人名九浩,出自一个三流门派。运天演武堂的第一批弟子。按时新的说法,算是他的嫡系门生。

    

    崔九浩从演武堂毕业后,与大多数人脉不显的同批弟子一样,被派了一个很不起显的清水闲职。只是不同的是,此子颇沉得住气,没有负气挂印而去。一年后,闭关结丹。又过一年多,出关。晋升为金丹真人。

    

    出关后,崔九浩并没有按相关规定回去续职,而是拿着当年的青玉平安牌,以运天演武堂的弟子身份,直接来投奔他这个昔日的老堂主。

    

    而这个时候,叶罡已经卸去了运天演武堂的堂主一职。

    

    看到做为结业留念送给弟子们的青玉平安牌,叶罡笑了笑,装成随意的样子,将人撂在了执事处做一名品阶最低的侍卫官。

    

    四年多来,他从来没有过问过崔九浩的事。但是,崔九浩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看着崔九浩如何从一众名门弟子里一步步的争出头来,变成了五大执事之一。

    

    七年磨一剑。

    

    早在运天演武堂的入门试上,叶罡就一眼相中了崔九浩。前面的种种冷遇,不过是他的考验,也是对崔九浩的诸多磨炼。

    

    如今,这把叫做崔九浩的剑终成,是时候好出匣一用了。

    

    “传本座的命令,叫他去海棠厅见本座。”叶罡说完,径直往海棠厅方向走去。

    

    “是。”侍卫应着,并没有离开,而是依然小步的跟在后头,保持一步半远的跟离。

    

    果然,叶罡又吩咐道“你去叫王管事把书房里收拾一下。”

    

    “是。”侍卫这才抱拳行礼,转身离开。

    

    在执事处里,众所周知,海棠厅是叶罡的私人会客厅。而叶罡是出了名的公私分明。崔九浩接到通知时,心里飞一般的琢磨开来大人要在海棠厅见我?难道是为了叙以前在演武堂的旧?这么些年来,大人对我不闻不问……

    

    突然间,他心头一亮,暗自喜道莫非是我终于通过了大人的考验!

    

    以数年来对大人脾性的揣摩,他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大人最讨厌,也是最忌讳的事,就是身边的人私自揣摩他。

    

    崔九浩抬起眼皮子来,眼底已是波澜不兴,神色如往常一般,只剩下听到“委员长大人”五个字时候的恭敬。

    

    “我知道了。马上过去。有劳小兄弟了。”他抬手轻轻拍了拍前来报信的年轻侍卫,很自然的递过去一角碎银——修士同盟军里大量引进色目族和落桑族的法器。这些法器都是消耗白银的。是以,在修士同盟军里,上上下下对灵石的追捧,已大不如从前。尤其是一些低阶的军士,为了节省一点点白银兑换税,他们反而更喜欢这些从前为修士们不屑一顾的“黄白之物”。

    

    年轻侍卫一脸憨笑,轻轻的挡了回去,抱拳说道“崔执事,大人刚刚在书房里又砸了书案。卑职还要奉命去请王管事收拾书房。所以,不陪你过去海棠厅了,请见谅。”

    

    “无妨,海棠厅么?我自己过去就是。”崔九浩会意,没有再坚持打赏,随口问道,“对了,小兄弟,你是二队新近补上来的一阶侍卫官吧?姓什么来着?”

    

    他本人也是一阶侍卫官出身。

    

    当年,明明在演武堂结业时,他是被评为优等,然而,结业之后,却被分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山头做了个一年到头要闲得发毛的小小监管。

    

    一些结业成绩不如他的弟子,得了这样的待遇,皆是气愤的挂印而去。其中,还有人特意找他发牢骚,说,真是看错了正清门,看错了运天演武堂。说得那么好听,结果,还是看出身。他们这些师门不显、身世不显的弟子,在运天演武堂里学得再好,立再多的功,也是一样的没有出头之日。不如离去。

    

    要拉着他一道离开。

    

    但是,崔九浩不是这么想的。

    

    结业之后,演武堂将他们的弟子身份令牌,也就是青玉平安牌,先是统一收了回去,隔天,又在结业大典上,一一发还给了他们。

    

    崔九浩敏锐的发现,再度发还回来的青玉平安牌除了背面多了堂主大人的亲笔签名之外,似乎还多了一丝波动。

    

    为什么要用“似乎”二字呢?

    

    这是因为这丝波动很奇怪,既不象是灵力波动,又不象是神识波动。同时,它若有若无,非常的微弱。

    

    即便是他打小在这方面有着异乎常人的敏锐,也不是很确定。

    

    崔九浩拿着青玉平安牌揣摩了整整一天一夜,最后的决定是,赌一把。

    

    他要赌,这是堂主大人对他们这些出身不好的弟子的考验。

    

    当然,他也不完全是豪赌。考入演武堂后,他只要有机会接触到堂主大人,就会仔细揣摩其心思、脾性等。一年多下来,他自认为对堂主大人还是有一些了解。通过这些了解,他也觉得堂主大人有考验的成分在里头。

    

    有了这样的成算在里头,崔九浩的心气很快平和了。

    

    可喜的是,他的心境很快的提升,没过多久,竟然要突破结丹。

    

    待凝丹成功,巩固了修为,出关后,崔九浩心中更加肯定。

    

    但时局发展太快,堂主大人声名雀起,身边涌现出来了一批又一批的青年才俊。甚至于,堂主大人连运天演武堂的堂主之位都已经不再感兴趣,“让贤”了出去。

    

    换而言之,今非昔比。堂主大人的身边根本不缺人手。

    

    如果他再按从前的计划,在最清闲的低级职位上,稳打稳扎,已经不符合堂主大人选人的标淮。根本就吸引不了堂主大人的目光。

    

    他会被堂主大人彻底遗忘。

    

    更何况,他也不再是之前的小小筑基士。他凝丹了!

    

    于是,崔九浩拿着青玉平安牌直接找到总部,以门生的身份,求见堂主大人。

    

    来之前,他做好了再度接受考验的准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堂主大人的身家地位翻着筋斗儿涨上去了,门坎自然是水涨船高,不能和从前相提并论。

    

    果然,堂主大人将他安排在了身边,却只是让他做一名末阶的侍卫官。

    

    昔日的一些同学知晓后,还笑话他——堂主大人英明,不吃这一套。没看到崔某某就是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修为晋升为金丹境了,职务却不升反降,被连削两级。

    

    崔九浩一点儿也不在意,热情满满的做着他的“小小侍卫官”。

    

    不要小看这末阶的侍卫官啊!

    

    他们一天里有三个时辰在堂主大人跟前站着。再加上,堂主大人的脾性摆在那里,很多事真的只有他们最清楚。这不,他当上五大执事了,但是不在堂主大人跟前听令的时候,堂主大人的一举一动,还要这些“小小侍卫官”们透出来,他才能知晓。

    

    这一次,他如果有幸通过了大人的考验,得以“放出去”,被大用。那么,与这些“小小侍卫官”之间的人脉关系就更加珍贵了,绝对不能就此断掉。

    

    象面前这个有些眼生的新侍卫官,心亮眼明,知好歹,在其身上,他看到了一丝自己从前的影子。他觉得也会是个有前途的。所以,既是有缘,就要拢住了。

    

    果然,他没有看走眼。年轻侍卫恭敬而又不失热络的抱拳应道“回禀崔执事,卑职姓李,名洛。以前是在外事那边当差。两个月前通过总部的招考,调到了二队担任五等侍卫官。”

    

    “李洛!不错,好好干!”崔九浩颌首,“你去忙罢。”

    

    “是。”李洛抱拳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而崔九浩也快步去了海棠厅。

    

    和他预料的一样,叶罡召见他,先是叙旧。从运天演武堂的第一次入门试开始,一直追忆到结业大典。

    

    “本座记得,你的结业成绩被判为优等。”叶罡笑道,“原因是你立功的次数最多。九浩,你是一个很严谨而克己的人,能力也很强,给本座的印象很深哇。你的道号是‘云贞’,本座以为甚是恰当。”

    

    崔九浩闻言,立刻激动的从坐着的鼓凳上起身,站得笔直,颤声应道堂主大人谬赞。弟子不才,自结业以后,寸功未立,愧不敢当!”

    

    “未立寸功,那不是时机不到么。”叶罡爽朗一笑,也起身,走到他面前来,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期待与鼓励,“九浩,现在就有一个立功的好机会,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的了!”

    

    崔九浩从海棠厅里出来,里衣都汗湿了。

    

    那些不是吓了来的冷汗,而是他用了几乎全部的意志力,控制自己,不在叶罡面前有任何的思想,生生的累出来的热汗。

    

    他深知,如此大汗淋漓,肯定在大人面前遮掩不住。于是,他极力的装成非常兴奋、激动的样子,如此一来,自己的周身的肌肉也会都绷得紧紧的,从而大汗如浆。

    

    结果是,他成功的又一次掩饰住了心里的真实想法。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在仙山,人人都知道这样一个常识,即,在修为高过自己两个大阶的前辈面前,无法遮掩自己的心思。

    

    所以,人们常用的对策是,要么借助法宝之力遮掩心思,要么索性将心事摊开来,不做遮掩。

    

    其实,还有一个法门,那就是,象他一样,用意志力控制住自己,不做任何的思想。

    

    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能够成功做到这一点的人,需要顽强的意志力,天赋有之,后天的努力亦有之,可谓,少之又少。据他所知,大概还不到万分之一罢。

    

    他本人就是如此。天赋有一点点,更多的是少时不幸遇到了虎狼之师,一天一天的从生死边缘里练出来的。

    

    过去的苦难没有白受。也成了助他成功的一项本事。

    

    如今,他,崔九浩,终于真正的争出来了!

    

    即日起,他将成为菱洲总督皆上将军!

    

    交接之后,走马上任!

    

    崔九浩吐出一口浊气,与往常一样,木着脸,去执事处办理办接。

    

    与他交接的是匆匆赶来的刘管事。后者笑道“九浩兄,大人有令,你可以从执事处调走若干人员做帮手。你选好了没有?”

    

    崔九浩在执事处呆了四年多,又混到了五大执事之一的位置,自然是几个心腹干将的。这些明面上的,他必须带走——人家摆明车马的跟随他,图的就是这一天!更重要的是,大人也是这个意思。

    

    除了这些人,崔九浩想了想,还添了一个“二队新来的李洛,我看着挺合眼的,也一并给了我罢。”

    

    不多时,李洛便收到一道密讯洛山,你要随崔九浩调去菱洲了。

    

    李洛冲天翻了个大白眼,心道我去!我总共才跟那家伙说过几句话?

    

    就在这时,第二道密讯到洛山,据可靠消息,正君大人也在菱洲。想办法联系上正君大人。

    

    李洛立刻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老虎机游戏 申博现金网址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真人游戏
澳门赌场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娱乐微信号 老虎机游戏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娱乐官网 太阳城娱乐登入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真人百家乐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网上百家乐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ag娱乐登入